离奇的梦境(1 / 2)

报应啊报应 幽冥果 2155 字 8天前

这个该怎么说呢?蔡亮挠头。这不是一次两次的梦境,而是经常做。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像他一样,或许大家就像《逃出克隆岛》上的人们一样被注入基因中这样的梦境。

也可能经常有人梦到发大水火灾或者被狗咬什么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呢?

蔡亮突然想起调动工作之前的那个梦境:那应该是一个办公室,办公室的北面窗户是一个小格子一个小格子的好多面,办公室里很空旷,又一个大个子年轻人在跟许多人聊天,但蔡亮并不认识他们。

又或者在养狗之前他梦到自己带着两只狗出门遛弯然后被车撞进医院。

虽然这些梦都很离奇的实现了,但并没有什么大碍。毕竟不管是办公室情节还是住院情节他所接触的都是人类。

这个梦到大猫的情节就有些奇特了。这不是一次两次的梦到,而是很多次,或者说这些梦境可以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场景,这就很奇怪了。

有人说梦境可能是平行世界的折射,也有人说你只要杀死世界上所有的自己或者宇宙中所有的自己那么你将变得无比强大,当然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每一个平行世界中都有一个自己,死一个其他的都将得到各方面的增强。

蔡亮有时也很相信这种说法,真实案例就是他中学时做的一个梦:那应该是一片沙漠,很大的那种,但具体是哪个星球还真不确定,因为里面人类的穿着蔡亮确定他没有见过,而对方的语言也不是本世界中任何一种蔡亮听过的,但就是能听懂。蔡亮在里面是一个旅者,他跟着旅行团乘坐沙漠之舟来到沙漠中的一个秘密基地,这里似乎是提炼沙子中物质生产能量晶石的一个军事堡垒。可以参观这一点是旅行团争取来的权限,但在离开的时候已经接近黑天,堡垒和宾馆之间隔着很长一段路程需要乘坐马匹,但旅行团在归途中遭遇沙漠种族的围猎,蔡亮最后的意识是被一个穿着清凉民族服饰的小妹子被弓箭射了个对穿,从后背插入经过心脏从前胸透出。那是一种很真实的感觉,甚至可以听到箭头穿入皮肉的声音,感受到箭杆与伤口的摩擦,然后蔡亮就意识泯灭了。

直到早晨起床,是蔡爸把他叫醒的,据蔡爸回忆,当时的蔡亮就像死掉一般,叫了很久都没有反应,他都快吓到了。

蔡亮依稀记得他是在黑暗中听到蔡爸的呼唤才努力挣扎着醒来的,而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的胸口……哪里有一个十字形的红印正在缓缓褪去,而后背的同一位置是一个圆印。

有人说那些印子是蔡亮晚上不小心压到什么弄上的,但蔡亮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床上除了自己和枕头以及一只小猫没有任何东西,总不能用猫能压出正十字形的印记吧?

还有一件事是有科学依据的,那就是有科学家证明如果一个人类在意识中确定自己死亡了,那么他就会死亡,这就是所谓的催眠致死。

蔡亮知道现在有一个词叫猝死。

经常看微新闻听广播刷视频发现有些人特别是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熬夜加班,然后猝死!

那有没有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梦到了另一个自己在平行世界被干掉了从而意识泯灭呢?

蔡亮喜欢看穿越小说,看重生小说,甚至包括转生成动物的也喜欢看,但是自己写……算了吧,现在没那能力,不受那份罪。

这类小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就不说了,但谁知道写这些个书的作者们没有经历这样的梦境呢?

蔡亮再想到昨晚的梦就一脸恐惧,是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他很怕这个梦境变成现实。

为什么呢?

首先这个梦境很真实,地址很明确。蔡亮住能大家属区的时候地址就是能大家属区,蔡亮搬到能大华苑后地址又变成了能大华苑。

其次里面的生命目前这个星球上都有,例如狮子,老虎